• 设为首页
  • 点击收藏
  • 手机版
    手机扫一扫访问
    销售网手机版
  • 关注官方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销售网公众号

打车软件未来怎么办?

3月3日晚,快的打车宣布将乘客补贴从每单13元下调至10元,每天2单。5日,快的打车补贴再次下调,降至每单5元。与此同时,嘀嘀打车也在3月4日将乘客补贴从每单12~20元下调至每单8~20元,7日又继续降至每单6~15元,补贴次数也由3次减为2次,而就在10日,嘀嘀打车再度将乘客端的补贴从6-15元每单降低为5-10元每单。不仅如此,两大打车软件对司机的补贴也已统一做了向下的调整。

很明显,不少司机和乘客都冲着补贴才安装和使用软件的,一旦补贴力度减小甚至取消时,忠实用户的流失或许是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为两大公司输血的腾讯和阿里巴巴,烧钱也并非为了普及打车软件,而是通过它们打通更有价值的移动支付的市场。目的达到后,它们还会对打车软件进行何等的对待?因此,这场足以记入互联网发展史的烧钱大战,是中场暂停,还是偃旗息鼓?对市场又将产生什么影响?

烧出来的繁荣,惯坏了的市场

打车补贴无疑是近几个月互联网市场最夺人眼球的事件,嘀嘀和快的两位土豪一掷千金的劲头将用美金点烟的小马哥碾得粉碎,也让互联网之外的行业咋舌——这场争斗直接影响了数以千万、甚至亿计的普通百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打车软件补贴之争的意义和价值,超越了以往诸多互联网圈的大事件,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次“互联网思维”普及——虽然这种普及不一定完全都是正面的。

由此带给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这两家公司的是迅速圈下的大量用户。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2月中旬,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日均订单量均接近200万单,而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付款的日均订单量直逼100万单。

那些远离互联网行业的普通人,被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方式拉入了移动互联网大潮——金钱。打车不仅不花钱,还能赚钱,在这几个月中,这已经不是一句广告语,而成为生活中实实在在发生的事儿。

2013年下半年,针对打车软件的讨论不绝于耳,观点也争锋相对——但总体,打车软件这一在互联网圈看来细分到极致的市场,并不被看好;事情在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大土豪介入之后,迅速升级,打车软件天然的O2O属性、移动支付,被赋予了极大的意义,“打车不要钱”如此有话题性的事件被媒体追逐,甚至,利用打车高补贴赚钱也成为一个个“攻略”在社交网络上口口相传。

新浪科技通过微博、贴吧等各种渠道所做的调查中发现,有78.2%的用户使用过打车软件,其中60%的用户使用的原因是“有补贴”,而因其“便捷性”使用的只有27.5%。这或许从一个侧面解答了打车软件补贴降温的原因:原本两大土豪抢市场的行为,已经逐渐演变成为烧钱而烧钱,逐渐远离了为用户提供便捷服务的初衷。

这场移动互联网大启蒙的效率已经变低,某“di”公司的员工私下向记者吐露的苦水也说明了这个问题:“不管圈里人还是用户,开始用幸灾乐祸的态度看打车补贴,‘我看你们能烧多少钱,烧到什么时候。我们也担心用户被惯坏了,补贴起到反作用。就像你一开始为了和同事搞好关系,每天买早饭给大家,一个月之后你不给大家买了,反而大家会怨恨你,而忘了原本我就不应给大家买早饭。”

补贴不再来,车还打不打?

某“di”公司的担心不无道理,从新浪科技的调查来看,有32.5%的用户对打车补贴下调表达了“不满”。理性的来看,这部分用户更偏向于是被高补贴吸引的非“刚需”出租车乘客,也是打车软件市场回归理性过程中留不住的用户。丧失这部分用户,是市场回归理性的必经之路。

好消息是,认为“应该下调打车补贴”和持“无所谓”态度的用户分别占到36.6%和30.9%,总计达到67.5%。证明市场主体并未被补贴下调所击溃,前段时间的烧钱大战,对市场的形成和用户的消费习惯的形成,起到了积极作用。事实上,以北京为例,在补贴高峰时期,中关村、CBD、东单西单等高需求地段,回到了2013年上半年出租车调价之前“一车难求”的局面。

当然,极度繁荣的市场也衍生了各种问题:本文开头所提到“出租车抢单之后姗姗来迟”的情况,与司机非空车时段抢车有很大的关系,即司机在未将上一位乘客送达目的地的时候,通过打车软件抢单,送完乘客后再去接单;打车软件应用广泛,老人等弱势群体打不到车的情况也引起了讨论——补贴下降虽然不能完全解决这些问题,但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矛盾。

补贴红利渐弱,市场培育完成,下一个问题是:打车补贴会不会完全取消?嘀嘀、快的等打车软件公司并未回应此话题,但综合分析来看,补贴还将存在,但最终必将取消。

土豪烧钱是为了打通移动支付市场,打车软件未来怎么办?

打车软件的使用需求集中在两个方面:便利和实惠。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出租车市场来看,打车软件出现之前,通过传统方式(路边招手,电话叫车) 打不到车的矛盾并不尖锐,打车难问题最突出的北京,在上调出租车价格之后也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司机不再拒载),这也是补贴之前打车软件并未爆发式发展的主要原因;而从打车软件的模式来看,没有商业化时间表,即没有成熟的赚钱方式,为两大公司输血的腾讯和阿里巴巴,烧钱也并非为了普及打车软件,造福于民,而是通过打车软件,打通更有价值的移动支付的市场。

根据新浪科技的调查结果显示,如果取消补贴,将有48.7%的用户弃用打车软件;30.1%的用户选择继续使用,21.2%的用户表示“无所谓”。这表示,若没有补贴,将有一半,甚至过半用户放弃打车软件。

然而,对于阿里和腾讯两大金主来说,投资打车软件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移动支付的普及已经基本完成:用户可以通过微信支付打车费,那在餐厅等应用场景中使用微信支付的门槛将大大降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商业模式并不成熟的打车软件未来是否继续进行烧钱大战,意义已经不大,只是在短时期内,他们还将肩负重任。

可是,对于打车软件而言,将如何面对补贴返现结束后的生存窘境?对此,有专家建议,未来向出租车司机收取管理费,通过广告形式导流或增值,也可以成为打车软件的盈利模式。

显然,当打车软件粗暴式的竞争即将接近尾声时,如何实现自我造血才是当务之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
阿里为何在O2O迟迟不见起色?发布时间:2014-03-12
下一篇:
“三马”保险吃定“二马”发布时间:2014-03-13
热门推荐
热门话题
阅读排行榜

扫描微信二维码

查看手机版网站

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

010-52908218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 9:00~18:00)

在线QQ客服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弘胜大厦311
移动电话:010-52908218
电邮:wu@xiaoshou.cn

没业绩 © 就找 销售网    京ICP备12039014号